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网游:开局一把剑之试探

作者:鬼谷纵横 来源:飞卢小说网

小李听到这话,扬起一抹微笑替宋潇潇解释:“她在说气话,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啊,下班了都回家去吧,一觉醒来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赵文浩没理小李,径直走到自己办公桌前,管了电脑,眼睛盯着宋潇潇姣好的面容:“走吧,我开车捎你一程。”

小李走到办公室门口,听见这话,抬脚回来,笑嘻嘻地看着宋潇潇:“赵哥送你,你还不赶紧答应,让我也跟着蹭一段顺风车。”

宋潇潇看看这,瞧了瞧那个,背起双肩包,耸耸肩无奈道:“谢谢赵哥的好意,不过我还有一些事情,所以麻烦您把小李送回去吧。”

赵文浩脸上顿时没了笑容,不咸不淡地说:“我们不顺路,我想起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下次再说吧。”扛着包走出门外,看也没看小李一眼。

小李噘着嘴,瞅一眼走出去的赵文浩,小声嘀咕道:“你就没打算送我。”眼里心里都是宋潇潇,你还能看见谁。

她的声音虽然是嘀咕,却也不小,宋潇潇刚好能听见,假装没听到,拨弄手机着手机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提醒小李别忘记锁门,话音落,人也不见踪影。

小李狠狠地盯着宋潇潇的办公桌,那目光恨不得将宋潇潇吃了,凭什么她一个新来的得到了赵文浩的青睐。

自从她来了以后,赵文浩很少跟她说话了。

她走回去,抬脚踢在宋潇潇的办公椅上,恶狠狠道:“你不是想得到凯润的业务,走着瞧。”满脸得意,昂首挺胸走出办公室。

宋潇潇走出办公大楼,拨通王云娜的电话:“娜娜,你下班了吗,我在楼下等你,你赶紧出来吧,有事儿跟你说。”嗓音中透着无奈和焦急。

她刚挂了电话,一辆奥迪停在自己跟前。随后赵文浩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你想上哪儿去,我送你。”

宋潇潇尴尬地笑了笑委婉拒绝,说自己等一个人。赵文浩见宋潇潇真没打算离开,跟她道别后驱车离开。

赵文浩离开后,王云娜气喘吁吁地跑到宋潇潇跟前:“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们家更年期有欺负你了?”

“还真被你说对了。”宋潇潇挽着王云娜的胳膊,“今天晚上去我哪儿住呗,我想跟你说说话,要不然我心里堵得慌。”

“今天晚上我们公司有聚会,现在只能跟你说一会儿话。”王云娜说。

“更年期让我拉凯润的业务,要是拉不回来的话,就滚蛋。”宋潇潇垂头丧气地说,“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她最最不愿意面对的人就是屈严。

王云娜挑眉:“这还不好办,找你的竹马,让他把单子给你就是了。很简单的事情啊。”

“你就不要打趣我了,我们哪里是青梅竹马,明明是死对头好不好?”宋潇潇噘着嘴表示不满。

“你把他当成死对头,他心里未必这样想。”王云娜环顾四周,见没有熟人,凑到宋潇潇耳边小声说,“据我们公司的人说,今天晚上的聚餐是有目的的,跟你们公司的目标一样?”

宋潇潇惊讶:“你们?”

“我就说你傻吧,有关系不知道用。那是一块肥肉,多少人都想吃到嘴里,你倒好,送上门来的,还拒之门外。”王云娜瞥一眼宋潇潇,拍拍她的肩膀,“加油,看好你,说不定,钱和人很快都是你的了。”

宋潇潇拍开王云娜的手:“瞎说什么呢?我们两个没有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切。”王云娜斜你一眼宋潇潇,“谁知道呢。”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各自回家。

宋潇潇等在公交站牌边上玩手机,时不时抬头看向远处,她要等的公交车没来,继续低头玩手机。

喇叭声按了好几下,宋潇潇抬眸疑惑地过去,屈严俊美的脸出现在宋潇潇面前:“等车呢,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反正我知道你家在哪里。”

宋潇潇收起手机,带着怨恨的双眸瞅着屈严:“不用,我跟我妈分开住了,你不知道路。”

“你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吗,一回生二回熟,下次不用你说也能把你送到目的地。”屈严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

后面有人按喇叭,屈严挡住了别人的路,他再次询问宋潇潇上不上车,宋潇潇坚决不上车,屈严的车子纹丝不动,后面的人急了,摇下玻璃对着宋潇潇埋怨地说:“美女,你就上去吧,不然我们过不去啊。”

宋潇潇左看右瞧,所有的人都在看她。她无法,硬着头皮上了屈严的车。屈严满意的双眸噙着笑意,驱车离开。

两人都不说话,车内的空气凝结几分,宋潇潇深深地呼一口气,凝视一眼屈严道:“到前边把我放在路边就行。”

跟屈严这样的人在一起,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屈严双眼看眼后视镜,身后的车很多,笑了笑说:“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很多人,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心被人占便宜。”车子没有停下的意思。

宋潇潇仰起倔强神气的脸庞,刚想说:就算被占便宜我也愿意,谁知天空突然阴沉下来,紧接着豆大的雨滴砸向地面,车顶被砸得噼啪作响。

屈严面上的笑容渐渐扩大,回头看一眼宋潇潇:“老天爷都不让你下车,认命吧。”

宋潇潇望着车窗外糟糕透顶的天气,忍不住小声咒骂一声,该死的天气,明明是春天,为什么这么善变。

磅礴大雨中,屈严放慢车子的速度,回头看一眼宋潇潇:“雨太大,没法走了,得找个地方停下来才行。”

“随你。”宋潇潇扔出两个字,停车最好,她可以下车了,不想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跟屈严单独相处。

脑海中闫婧的话钻进宋潇潇的脑海里,她侧头看着窗外,用余光悄悄地打量着开车的屈严,到底开怎么开口说业务的事情呢,心里乱如麻。

她愣神时,车子已经停下了。

屈严拿着伞下车,走到车后门拉开车门冷静道:“下车。”

宋潇潇望了望气势不减的大雨,又看了看屈严手中的伞:“能不能把你的伞借给我,我肯定还给你。”

屈严握着伞柄的手紧了紧,清了清嗓子,微微眯起眼睛,唇角勾一抹坏笑:“下车是你自己的选择,我跟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有别的选择。”

宋潇潇知道屈严这是想让她待在车上呢。她靠在座椅上,翘二郎腿摸着下巴痴痴地看着屈严,眸中掺杂着审视的光芒:“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不怪她多想,三人成虎,所有的人都说屈严喜欢自己,她到想亲自问问。

屈严后退两步,嗤笑:“宋潇潇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宋潇潇从车上下来,走到屈严的伞下,狭小的空间,刚好容下两个人:“最好不是,就算你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瞅一眼他手中的伞,伸手夺过去,向大雨中走去。

大雨猛然落在屈严身上,他连忙拉开车门走进车里,坐定后侧脸望着宋潇潇的潇洒的身影笑了,喃喃自语道:“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霸道,没有一点女生该有的温柔。”

雨中的宋潇潇想着屈严被淋雨的样子,忽而开怀大笑,心里暗爽终于为自己报仇了。想到闫婧交代的任务,头顶好像被冰块砸中,瞬间清醒许多。

晚上,宋潇潇躺在自己温馨的小床上,想着屈严跟自己说话的样子,那些人到底从哪里看出来他喜欢她的,她为什么一点感觉没有呢。

难道是因为身在局中,还是屈严根本不喜欢自己,只因为是熟人,给别人造成了错觉呢。

一晚上辗转反侧,宋潇潇认定屈严不会喜欢自己,如果喜欢的话,高中时,别的男生跟自己表白的时候就有反应了,以前不喜欢,现在依然不会喜欢。

现在当务之急,一定让闫婧取消拉业务的事儿。

翌日清晨,宋潇潇早早起床,洗漱好收拾完毕走出家门。

办公室里一个人没有,宋潇潇来的最早,等了一会儿了,办公室外门响了,听着脚步声,宋潇潇眼睛一亮,抓起桌边的早饭向外走,果然见闫婧朝她走来。

“婧姐,您吃早饭了吗,我帮你带了早餐。”说着宋潇潇将手里的早点递给闫婧。

闫婧垂眸看着她手中的早点,再次掀起眼皮,上上下下打量着宋潇潇,挑眉问:“贿赂我也没用,业务期限不给你多一天。”

说着她伸手接过宋潇潇手中的早点,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宋潇潇朝闫婧的背影撇嘴,心里吐槽:你倒是硬气点,别要我的早餐啊。

她转身见赵文浩懒懒散散走进来。

他看见宋潇潇眼神一亮,瞬间打起精神:“潇潇早啊。”

宋潇潇微微颔首:“赵哥早。”

赵文浩见宋潇潇面带不悦,走到跟前问道:“怎么回事儿?”眼睛瞟想闫婧的办公室,停顿一下意有所指,小声问,“更年期又欺负你了。”

他回家后,详细查了凯润公司的资料,凯润公司来了一位年轻的新领导,这位领导到底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因此下面的人不敢动这一块的业务。

“昨天的任务,如果完不成我估计真要滚蛋了。”宋潇潇如泄了气的皮球,坐在趴在办公桌上,望着刚刚启动的电脑屏幕,“你说我运气怎么这么背,好不容易快转正了,又要马上离开了?”

小李提着早餐走进来,站到赵文浩身边,别有深意的眼睛看向宋潇潇:“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赵文浩刚想说什么,闫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宋潇潇,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宋潇潇三人的小心脏跟过山车一样,一下子升入云端,回头惊恐地看一眼闫婧,暗自嘀咕:她什么时候到的?

延伸阅读

[综]我的英雄执照保不住了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mopzz.cn/6k8n.shtml
第四章惊天绑架案!“观众朋友们,这里是花台演唱会莫依专场,观众们期待已久的盛会,却在

兴唐风云桑洲小惩  http://www.mopzz.cn/b9es.shtml
他忍不住多瞟了两眼,先前如愿把女娃送回去,说是被邻居收养了,原来就是这个小渔娘。渔娘

剑阵通天是骚操作  http://www.mopzz.cn/blrw.shtml
林周没有作声,实际上他确实有发现,只是这发现还需要证实。首先,既然在肉山里流窜的是灵

[综]黛玉穿越记事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mopzz.cn/dw35.shtml
小可爱有话说:自称小可爱,不服气的乖乖们也忍着点,要让着我这个少女心的老阿姨。嘻嘻。

一昏二婚在线阅读五庄观  http://www.mopzz.cn/au03.shtml
等秦鸣从村长的口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之后,满意的转身就离开了。又一翻身骑在了中央的猛

[综主文野]只要认真干活港黑干部的工资真的很高在线阅读糖葫芦  http://www.mopzz.cn/x5ck.shtml
一路上林华愁眉苦脸,几个大人各怀心事,倒是小拾欢一个小孩无忧无虑,坐在明玉怀里欢声笑

血禁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mopzz.cn/x1wt.shtml
两个人就这么别扭着到放学。但其实真正别扭的只有裴傲,蔡凌还是像往常一样,一会儿逗逗鲍

肖叔叔总是在生气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mopzz.cn/do5t.shtml
10光羽这一刀势大力沉,速度极快,要是其他武将还真不一定,接得住,就像华雄这种货色就

福安街22号要喊夫君  http://www.mopzz.cn/63ab.shtml
他愤懑地松开她的手腕,再次闭眼小憩,面前这个女人胆大妄为,难以猜透。落倾染甩着被抓的

都市最强兵锋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mopzz.cn/xo9w.shtml
本已经大步准备离开的禁闭听到刘云的话立刻听了下来,显然刘云的话打动了禁闭。“你知道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英)个性名为毒液第五章在线阅读

    这**里的Boss还挺通人性的!“告诉我你家大王在哪,我饶你不死!”季尘觉得很有意思,手握着珠光剑,斜斜的指向黄鼠狼,表情却懒散的要命。“小小人类,竟敢威胁我!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黄鼠狼持着木棍大叫着向季尘打过来,看的季尘很想笑,事实上他也的确笑了,只有半人大的黄鼠狼发怒的样子简直太滑稽了。拥有

  • 锦衣之下一岁一枯荣在线阅读少年之血【3】

    坐落在银江市金融街望京路的方舟大厦可以说是银江市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另一个标志性的建筑则是诺亚时代广场上的珍珠塔。诺亚时代广场和方舟大厦都属于80年代中期银江市市长贺之章的政绩。因为将银江市从破落的渔村建设成为国内一线滨海城市,贺家老爷子的政绩傲然,仕途从此一帆风顺,早年间从省领导班子隐退二线,是银江

  • 浮城离歌第一章在线阅读

    北荒绣山,远远天边飞来一只五色鸟,颜色很是绚丽,当它落到地上,才发现这只鸟竟生有九个鸟头,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高瞻低视,顾盼生姿,热闹非常,五色羽毛神辉流转,长长的尾羽轻轻摆动间霞光闪烁,正是太古时期就诞生的神鸟九凤一族。随着一声娇笑,九个头的鸟儿瞬间变成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一双灵动调皮的眼睛环顾一

  • 论如何和沙雕攻he在线阅读第8节

    现在店里就他一个人,他就是想要出去的,也是不能,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刚才才走了十分钟。屋里的空调似乎太冷了点。徐维将遥控器拿过来,往上调了几度,还是觉得冷,而后直接将它关了。等到屋里的温度慢慢的与外面差不多,徐维才觉得舒坦了一些,不过现在他一点都不敢往阴凉处呆着,就在这阳光直射的地方。“老板娘怎么还

  • 大明涉异志:画皮在线阅读第4节

    “请姑娘……”虽说世人都称她巫婆巫女,这人给足了颜面唤她一声姑娘,但人根本没办法跟一个只会说一句话的家伙沟通。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还不如让她在寺外换了衣服再进来呢。萧云芊转身快步到他主人面前,也不瞧他眉眼柔情,也不顾他气质卓然,只一把扯下自己袖子上的丝带一条,硬塞进人手里,说:“我今日不便闲聊,

  • 咸鱼不闲之校道杀手

    不消片刻,宽敞的多媒体教室便坐满了人,大多是身段玲珑,长发大眼,清丽多姿的女生,仿佛奇花异卉在争妍斗艳,而男生,却寥寥无几。毕竟,学外语,尤其是英语的,大部分都是女生。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这么多女生聚集在一起,自然是说个没完没了。话题无外乎只有一个,那就是新来的辅导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长

  • 做梦都能变强之第五章(5)

    第二天一大早,陈茵就被曾女士叫起来了。眼睛都睁不开,匆匆忙忙的洗了把脸,然后同陈艾一起吃了碗面条,两个人就被曾女士送去了汽车站。城镇之间的班车就两班,早上七点,下午两点。三个人到车站时,还有十多分钟才发车。曾女士把姐弟俩送上车,找了最前排的位置坐下后,又去车站内买票。陈艾才八岁,只用买一个人的票。夏

  • 中了1亿彩票之后更要奋斗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许妮虽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因为其他人或事而情绪低落,可她控制不住自己,精神也有些萎靡。颓丧地回到家,打开门的瞬间,她瞬间惊呆了。地上放置着一捧玫瑰花,芬芳扑鼻,幽香醉人。每一朵玫瑰,鲜艳欲滴,灼灼如火,埃埃挤挤层层叠叠,煞是好看。许妮的心情美多了,她脱鞋走入屋中,见纪瑜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她便随

  • 都市之万能纹身系统在线阅读第9章

    刘凌尽可能的维持一个姿势不动,浑身上下,每一块皮肉都是酸疼的,两天过去了,他才感觉稍稍好了一些。大哥下手是很有分寸的,上辈子他只疼了一天就好,这辈子...是他不该凭着经验躲闪的,虽然只能卸掉一小部分的力量,但大哥一眼就能识破,所以补了更多力。直接导致他行动好似不受影响,其实哪哪都疼,尤其是当天晚上,

  • 异虫之失踪的人们(8)

    夏紫苏将垂落在脸颊边的一缕青丝撩至耳后,原本的月亮位置只剩一团暗紫,今晚的月色本来应该挺好的。她站在校门口,观察着人员来去。大概是人流密集的原因,这里紫雾比较淡,可以看到已经陆续有学生随着家长走出学园。“夏会长!夏会长!”一个尖细的小姑娘的声音传了过来,好像极为吃力的样子。夏紫苏转过身,对方的身影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