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鉴鬼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执笔止心 来源:纵横中文网

国子学紧挨着翰林院,中间只隔着一片杏花林。这个时节,杏花早已经开过了,浓荫参天,一路清凉。

国子学的楼很高,分上下两层。廊庑相接,拼成一个回字。在国子学读书的多是三品以上官员的子孙,其中不乏真才实学之辈,也不乏我这种斗鸡走狗的混混。

虽说姑母说跟皇兄一起去国子学读书,但是我却没有跟他在一个班。根据我的入学测试,学监扶着额给了我一块写着“琮尾”的银吊牌。

我拿过来捧着看了半天,一头雾水的问学监这两个字怎么念。

学监青着脸将我手里拿反了的吊牌放正,亲切而不失鞭策的说,“好好念书,你就知道了。”然后我就被赶出了学监的屋子。

对了,忘记说,我空降国子学,用的当然不是惜羽公主的招牌。姑母给我搞了一个新身份,礼部老尚书的堂兄弟的外孙。这种偏偏远远无处可寻的关系,也真不知姑母怎么编出来的。

总之,姑母毫不含糊,我确实是礼部老尚书亲自带过来的,并且还意思意思的给了国子学一些捐资用以修缮学舍,必要时候搞搞课外活动什么的。

来这里不到一个月,我就跟琮尾的人混熟了,周边几个挨着的班的人我也认识了七七八八。一到下课总有人叫我一起做这玩那。

“俞佑章,斗蝈蝈,去不去?”

“嘿嘿,当然去,你想输给我,我还能不给你机会么?”

跟我性情最相投的就是屈玄琳。最近我们迷上了斗蝈蝈,每次下课非得趴在回字楼底下斗个胜负才拍拍衣服上的灰才恋恋不舍回去上课。

说起我们两个认识,还是我刚来这里第二天,屈玄琳一见我就吊儿郎当摊开手掌,“喂,作业借我抄。”

说什么借,口气跟抢没两样。

我白他一眼,把原封不动的宿题本子扔给他。

“这是什么?”屈玄琳翻开本子,惊讶的指着一处红色印迹。

“啊,吃西瓜的时候正好顺手拿来垫了垫。”

“你怎么跟老子一样一个字也没写?”屈玄琳大喜过望,似乎有终于找到同道中人的感觉。

“我连题目的看不懂,写什么呀写。我如果都懂了,还来国子学干什么?”我好整以暇的胳膊支在书案上。

又过了一会儿,屈玄琳坐我旁边,一本写满字的本子搁中间,催促我,“哥们儿,快些抄,你是

不知道讲《春秋》这个老头子的厉害,老子都不想去跟他打交道。”

“你写的这些是什么?”我握着笔照着比划抄了几行,瞅了眼屈玄琳的本子。

“字啊。”屈玄琳莫名其妙的看看我,大惊,“你写的是什么?”

我一摊手,“也是字啊。”

屈玄琳愣了愣,哈哈笑着拍大腿,“老子找到知音了。你叫什么来着?什么章鱼?”

我把名字歪歪扭扭的画在自己手上给他看,“瞧着,小爷叫俞佑章。”

屈玄琳也依样画葫芦的写给我看。他那个时候也是个小胖墩儿,我们两个的小手就这么胖嘟嘟的

比在一起,倒也很可爱。

“老子叫屈玄琳。不过老子一直觉得这个名字配我有点可惜了。”

我也很谦虚的说,“小爷也觉得自己的名字霸气了点儿,不够低调。”

我和屈玄琳就这么意气相投,相见恨晚的成为了好朋友。

屈玄琳跟我喜欢在回字楼后边杏花树林里的一块空地上斗蝈蝈。有时候也会叫上些同窗一起围

观,更多的时候我们俩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开战!”我和屈玄琳半趴着,目不转睛盯着战场上的两只蝈蝈,它们俩头顶着头角力,我们俩

也几乎是头挨着头观战。

今天我带的金刀将军不知是不是早饭吃多了一点,神态比较慵懒,才跟屈玄琳的飞将军斗了一会会儿就频频后退。

“上呀,上呀,后退像什么男子汉!”我攥紧了小粉拳喝道。

“嘿嘿,俞佑章,你今天输定了。说好了,帮我剥一整盘的葡萄。”屈玄琳开始洋洋得意的提我们的*注。

由于皇兄的锐意改革,整个国子学的人都不能带宫人阿监随身伺候,什么事情都必须亲力亲为,这可苦坏了一干子富贵闲人。屈玄琳就是其中一个。

“哼,你等着吧,说好输给我的话要往王学监茶壶里吐唾沫,你可到时候不要跟个姑娘似地,不

敢去啊。”我撇撇嘴,不屑。

是的,这种缺德的事儿我们那时候干得还真不少。人不顽劣枉少年嘛,嘿嘿。

“咳咳。”一个低沉的假咳声就在我们头顶响起。

“去,一边儿去。”屈玄琳和我挥挥手,只当是谁要来观战。

“咳咳咳。”这个人很不识趣的连续又咳了三声。

“咳嗽就请假回家呆着去啊,别过了病气给我们。”我不耐烦的损道。

“俞佑章,你说要往谁的茶壶里吐唾沫啊?”

终于,那个人开口说话了。

“诶?”我猛的抬头,不是吧,这个不满的声音,这个碜人的声音,不就是…

屈玄琳笑眯眯,讨好的叫,“王学监,王大人,您今天散步走得有点远哈。”

王行至摆着一张死人脸居高临下对着我俩,目露凶光,弯腰,伸手,狠准的拧住屈玄琳的耳

朵,“你答应了谁要往我茶壶里吐唾沫啊?”

屈玄琳哀叫连连,随着王行至的手起身,痛得泪花闪闪,“痛痛 ,轻点儿,小舅,小舅,我这

不是还没输吗?”

我蝎手蝎脚的捉回我的金刀将军,没想到屈玄琳被拧着耳朵还不忘蝈蝈,气恼的指责我,“哎,俞佑章,还没比完呢。”

王行至另一只手敏捷的把我后衣领一拎,“是啊,我们这事还没说完呢,溜那么快干嘛啊?”

我嘻嘻赔笑,“哎呀,马上就是马夫子的课啦,去晚了可不好,这到席人数不够,马夫子这个月

的名师考评就要被拖后腿啦。”

王行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拖马夫子的后腿?我看你们俩已经把整个琮尾都拖了一半到地下埋着了。我自会去解释,你们两个给我过来。”

片刻后,我和屈玄琳便一人顶了一个茶壶在王学监屋子外面罚站。

“俞佑章,老子被你给拖累了。”屈玄琳的耳朵一直都红着。

“这有什么,顶着茶壶,又不是顶着夜壶。”我无所谓的白他一眼。

屈玄琳的肩膀开始抖啊抖。

“笑什么?”我眼珠子一转,看他。

“俞佑章,老子觉得交上你这个朋友,日子好玩多了。”

我很受用的一笑,“一般一般,过奖过奖。”

“话说,王学监居然是你小舅舅?你早说我就换成曹学监。”

“不就是个*注么。一口唾沫又死不了人。”屈玄琳大概忘了自己被揪着耳朵时求饶的样子,继续大言不惭的说。

“够义气。”我由衷感叹。

“老子有的就只是义气。”屈玄琳满脸自豪。

阳光打在我们脸上,两个小胖子在回字院里顶着茶壶并肩站着,影子被拖得老长老长。

************************************************************************

夜里,惜羽宫华灯初上。春卷正在给我揉着发酸的胳膊,一个不速之客造访。

能随随便便闯我惜羽宫又不用通报的人除了无良皇兄还能有第二人选?

我也不给他行什么跪拜礼还是屈膝礼,扭头便对春卷说:“西瓜赶紧端上来。”

皇兄穿着玉色纱质常服深衣,柔和的色彩加上朦胧的灯光越发衬得他的五官立体好看,这种好看

却不娘气,我也不得不承认他真是承袭了我姑母和姑爹两个人的优点。一时间就更加有点忿忿然。

他就是仗着自己长得可以才老拿捏我这只憨厚可爱的小包子。我嘟起了脸生闷气。

“幼章竟然如此体贴,皇兄当真感动莫名。”皇兄懒洋洋的坐下调侃我。

“皇兄不要误会,西瓜是给我吃的。我怕待会儿忍不住又跟您吵起来,所以先拿西瓜来堵住我的嘴。”

皇兄一愣,继而笑了,“有进步,至少知道自制了,可见这国子学没有白去。朕还以为你就只知道斗蝈蝈顶茶壶耍宝呢。”

我就知道这厮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嘲笑打压我的机会。

“怎么了?顶茶壶也是一项本事,皇兄你去毒日底下顶茶壶,保管分分钟就头晕眼花,哪有我这么骁勇彪悍。”

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势。

皇兄一扯嘴皮子,不屑点评,“匹夫之勇。”

西瓜恰好端上来了,我赶紧抓起一块欢实的啃了起来,我故意啃的嚓嚓作响,大有不愿跟皇兄交谈的意思。

延伸阅读

皇家鲨鱼家纺加盟  http://www.enigm4.com/gnv6.shtml
家纺床上用品床上用品家纺家纺网络网络专卖店特色专卖店专卖店

衣达人加盟  http://www.enigm4.com/a8tw.shtml
衣达人服饰经销批发的T恤、衬衫、牛仔裤、休闲裤、polo衫、运动套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

维也纳国际酒店加盟  http://www.enigm4.com/b2g9.shtml
深圳市维也纳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作为中国精品商务连锁酒店,秉承“深

泰和堂加盟  http://www.enigm4.com/xzv1.shtml
泰和堂养生保健品在整整十几个春秋中,本着“务实、创新、稳中求进”的精神,以高水准的队

珀莱斯特加盟  http://www.enigm4.com/p1hp.shtml
珀莱斯特彩色钥匙长期专注于水晶礼品的设计开发,产品结构完善,基础加工设施建设,目前公

岚志加盟  http://www.enigm4.com/a3sq.shtml
岚志汽车用品是装饰内饰用品、工艺礼品.电子产品等产品生产企业,公司拥有独立的设计团队

美涤EPH干洗店加盟  http://www.enigm4.com/g6qc.shtml
“秦皇岛干洗店加盟连锁”咨询热线。“秦皇岛干洗店加盟连锁”。欢迎秦皇岛购买干洗机的朋

彩福珠宝加盟  http://www.enigm4.com/swsq.shtml
香港彩福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品牌打造为中心、集产品研发、生产加工,珠宝首饰批发销售、

孟河永建汽车饰件加盟  http://www.enigm4.com/gjxw.shtml
公司成立于2003年,生产汔车少配件业务,公司主要经营汔车保险杠、大灯尾灯、中网、轮

万车乐蒸汽洗车加盟  http://www.enigm4.com/5cm.shtml
万车乐蒸汽洗车在全国推广绿色环保节能的蒸汽洗车,并把我们的蒸汽洗车设备铺货到全国市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冰山王爷的霸道妃在线阅读第十章

    任平生之名在庆平县可以说是名传千里,市井坊间议论最多的就是《神雕侠侣》,提起《神雕侠侣》,他们就不得不咬牙切齿的想到那该死的任平生,不,还不能死,至少得把《神雕侠侣》下半部写完了再死。秦府之中。熊二兴冲冲的朝着陈宣所在的厢房跑去,口中还一直叫着“姑爷,姑爷”,在他身后,方太和一脸崇拜的跟着,走得太急

  • [综]听说他养过这些崽在线阅读第3节

    第3章:真戏假作饿狼般的扑向唐若雪,眼中的欲火清晰可见。他撬开了唐若雪的牙齿,舌头慢慢地向里面探索着。唐若雪只觉得想吐,他的舌头不停地挑逗自己,一只手在她魔鬼般的身材上游动,另一只手扣着她的腰肢,让她无法闪躲。再忍忍就行了,只要拍到照片,自己做点身体上的牺牲算什么,反正等他身败名裂之后自己就离开苏市

  • 股份的哀伤第八章

    顾彦最近很烦恼,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小碗姐姐在疏远他。因为状态不佳,他跳舞的时候都带着一股颓劲。秦樾递给顾彦一瓶饮料,坐在他身边,“酷崽,你最近怎么回事?跳舞一点自信都没有,一点也不酷了。”顾彦把饮料放到一边,没有心情喝,“小碗姐姐都不来接我了,她是不是讨厌我了?”秦樾正在喝饮料,听到他的话差点

  • 我才没有蹭热度在线阅读第1章

    第1章这是一家客栈,结构三层,装潢精致,门口的一排小风铃随风摇曳,叮当作响。“要打出去打!”雀晚照的一声大喊划破了客栈的上空,她手持着一把小巧的金算盘从二楼“噔噔噔”跑下来。一楼大堂内,三人混战,刀剑乱飞。雀晚照走下倒数第三级台阶的时候,一时心急,一步踏空,她一身红衣摔成一团,身上环佩叮当,像是一路

  • 落羽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死灵术?那是什么。”殷鹤一脸疑惑地望着白石塔。“嗯...简单来说,就是把活人变成死人,把死人变成活人,算了!说了你也听不懂!”白石塔赶紧拉起殷鹤的手就往前跑。“殷鹤不懂!”这两个人格的切换让我好头疼啊!到底用什么样的口气来跟他说话呢!我堂堂鬼神白石塔,居然被一个呆子搞得心烦气躁。“咳咳!这是什么!

  • 我是人族护道者在线阅读第六章

    进入**之后,大家打开语音,唯独叶萌萌不开。[我在P城有妞]和[我在S城有妹]跟[吃鸡小霸王]打了招呼,还怂恿[叶萌萌]开口说话,毕竟已经安排了萝莉音!我在P城有妞:打开语音!我在S城有妹:语音!语音!!叶萌萌:嗓音欠佳林檬看到“嗓音”两个字,眸底沉了那么一瞬。不过半秒时间,她捏了捏喉咙,又调整了声

  • [SKIP]影后京子养成中之故事之始

    “哗啦哗啦~”一个镖师打扮的中年人看着窗外的大雨,心情有几分惆怅。这时一个年轻的镖师走了过来拍了拍中年镖师的肩膀笑道:“易伯,别愁眉苦脸的了。”易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小刘啊,我们这趟镖意义重大,如今已经因为这大雨误了三天了,到时候要是上头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啊。”小刘满脸疑惑不解的看着易伯“易伯,那为

  • 洪荒大魔头在线阅读第8节

    造化最是调皮,因为它常常会弄得人……欲仙欲死,哭笑不得!就好像之前许仙从来没想过他和白素贞的相遇竟然是如此近距离的……擦肩而过,甚至于在他那颗早就期盼相见的心里第一次生出了不愿相见的念头。就这么在小青的闺房……的衣柜里住了三天,不知道是不是许仙触景生情,当天的场景一次次的袭入他的梦中让他苦恼不已。唉

  • [夏目阅读体]夏日迷梦之落难的贵公子(6)

    秋,落叶纷纷;冬,白雪皑皑秋华安心的在鎏金堂里做了工。每天给客人端茶倒水,迎宾送客。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了,那位耿小姐也没有出现过了,秋华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心里想着也就这样了,回得去固然很好,如果回不去也就在这里脚踏实地地工作来度过余下的时间,至少自己不会饿死或者没地方住

  • 注视羊王的眼睛会死在线阅读第3章

    七日之期一到,菱月便将做好的白玉牡丹瓶送到五姑娘的屋里了。李霜凝见白玉瓶修复的和原先一般无二,忍不住惊叹道:“菱月,你这个朋友的手艺真是好啊,碎成这个样子也能修复的完好无暇,真是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旁边一个丫鬟忽然道:“你不会是做了个一模一样的出来哄我们家姑娘的吧?”香肴听了呼吸一窒,整个人提心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