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快穿]炮灰任务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唐宓 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咸又陪于磊玩了两天,附近凡是还没停业的**场所基本上都去了一遍,加上吃吃喝喝,于磊表示很满意。

二十八上午送他去车站,这天到了春运高峰的峰顶上,到处人满为患,吵吵嚷嚷。

“包里给你放了吃的,待会可以不买车上的饭。”赵咸绕过人群过来。

“什么吃的?”

“刚刚便利店买的三明治和牛奶,咋地?”

于磊摇头,“我以为是你的爱心便当呢。”

赵咸嗤笑,“这个三明治很贵的,我平时都不舍得买。”

“行,”于磊接过包,“也就你未来老婆能吃上你做的饭,我不奢求。”

赵咸把人送到站台,于磊笑道,“明年上半年我大概不会过来了,你好好学习,我在北京等你。”

“嘁,”赵咸嗤笑,“谁说我要去北京?”

于磊从容改口,“我在未来等你。”

天冷,他穿着赵咸的厚衣服,卫衣帽子拉上去,盖住了一头黄毛,眼睛亮亮的,一眨不眨看着他。赵咸移开视线,眼眶发热。

“车来了,快走吧。”他推一把,又把于磊背包拉链拉好,“到了发微信给我。”

送走了人,他又骑上小摩托回家去做题了,打开手机上种树的软件,一种就是60分钟,种到一半忽然微信连着响了几声。

锁屏界面只闪了一下第一条,“杨亦真:[小太阳]学长”。

上来就要日学长,还不知道后面几条说了啥。赵咸解了锁想看,被种树app屡次无情地打回去,他强迫症上来不能忍受种个枯树,只好忍着。

结果就是理综大题一道都做不出来了,赵咸顽强地坚持到一个小时,掐着时间拿起手机看消息。

“杨亦真:这边的《作文素材》打折,我买了半年的,可以分着看。”

“杨亦真:[图片]”

赵咸看了眼这直男角度的照片,好像还是边走边拍的,男生白皙漂亮的手费劲地抓着厚厚一摞书,背景是人行道的地砖。

赵咸对着空气啧了一声,又觉得挺新奇,回道,“在哪呢?”

杨亦真秒回,“步行街,现在在吃饭了。”

对于“现在在吃饭”这种话赵咸通常不知道该怎么接,于是简单发了个“哦”。

杨亦真又问,“你吃午饭了吗?”

赵咸看了一眼kindle底下的泡面桶,“我也正在吃。”

“那你别回了,快吃饭吧。”杨亦真非常无情地切断。

赵咸放下手机开始吃泡面,又有点儿担心杨亦真会不会迷路。

应该是跟同学一起的吧。

应该没多大事。

他放下碗发消息,“有人跟你一起吗?待会怎么回家?”

杨亦真回,“跟同学一起啊,待会坐公交回。”

“[OK]”

他想继续吃面,面已经凉了。

那边杨亦真没吃几口的馄饨也凉了,天真冷,他看看窗户上的水汽。

沙陶敲敲他的碗,“班长,想什么呢?跟女朋友聊天?”

张旭阳笑,“傻桃找虐呢?”

沙陶愤怒出拳,杨亦真回过神来笑着看他们闹成一团。

张旭阳家里条件好,大家出来吃饭的时候他经常抢着付钱,馄饨、小笼包什么的倒也没有多贵,但杨亦真还是不太舒服,吃完也没有跟别人一块出去,留下来想结账。

“班长别跟我抢了,”张旭阳推着他的肩膀,把小票在他眼前晃了一下。

“干嘛总让你付啊?”杨亦真道。

张旭阳揽着他肩膀走到角落,“我也不是白请,求你件事作为交换。”

杨亦真睁大眼睛,“啥事啊?”

张旭阳也不爱学习,基本没找他讲过题,他自然觉得会是什么不好的事。

张旭阳红着脸小声道,“还有半个多月就是情人节了,我准备跟傻桃儿表白,你也知道,她以前……喜欢你。”

杨亦真瞬间全身僵硬,“我上学期,不是,上上学期就跟她说清楚了。”

“我知道,”张旭阳比了个“嘘”的手势,“我感觉她现在也不喜欢你了,但是你要是谈了,能不能多跟她絮叨絮叨,让她断了你的想头?”

杨亦真:“?”

他苦笑,“我没谈。”

张旭阳面不改色,“有喜欢的人也行,就跟她倾诉一下。”

糊里糊涂答应了张旭阳以后,杨亦真直到回家还是神游天外的状态,坐到桌前准备学习,但是迟迟没有动作。

口袋里手机震了一下,他拿过来看了一眼,学长的消息。

“回家了吗?”

“嗯呢。”

“你买的杂志,一共多少钱?”

杨亦真愣了一下,下意识回,“没多少钱啊。”

“问你呢。”

杨亦真有点说不上来的不高兴,“五十。”

那边一个转账给他,六千零五十。

杨亦真:“??”

赵咸:“怕你不肯借给我看。”

“六千是啥?”

赵咸:“辅导费啊,算上年后的,怕你不肯再给我上课。”

杨亦真没点收款,盘算着赵咸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奇怪,想来想去还是没头绪。虽然在一起补习也就一周时间,可他总觉得跟对方已经很熟了,甚至可以说很亲,当然后一种感觉也可能是他单方面自我感觉良好。

他眨眨眼,发了一条语音,“学长,你怎么了?”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回了一条语音,语气满满的无奈,“想啥呢?我能怎么?就是怕你这几天跟同学出去玩钱不够。”

杨亦真弯起嘴角,把语音传成文字,赵咸的普通话大概很标准,转完一个标点符号都没差。他看了一会文字,又听了一遍语音,然后点了收款。

可能是从未有过的巨款给了他一种自信,他不想学习了,穿上外套跟爱姨说了一声就出门跑步去。

除夕晚上赵咸回赵剑刚家吃年夜饭,家里挺热闹,除了两个弟弟妹妹,后妈的父母也过来了,做饭的阿姨没回老家,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家里女主人就穿得跟朵大丽菊一样自我陶醉。

这种重要场合,赵咸不在场怎么行,所以她早就跟赵剑刚说了好几次,过年一定要让小咸回来吃饭。

赵咸推门进来,先叫一圈,“朱姨好,二老好。”

赵剑刚也在一边坐着,他全当没看见,坐到最角落的沙发上掏出手机开始玩儿。

朱佳更加高兴了,不动声色地打量赵剑刚的脸色,不厌其烦地试图跟赵咸聊天。赵咸不想在这种日子惹事,就耐心应两句,朱爷爷朱奶奶问他,他还矜贵地抬头说话。

赵剑刚正好心里有愧,看见他这样便有点满意,中途去倒水回来,经过赵咸背后,看到他正在手机上刷题,更加喜不自胜了。

饭做好了,阿姨过来说一声,朱佳就叫电视前面正在打电玩的两个小孩吃饭,叫了两声都没人答应。

家里阿姨做很久了,赵咸知道她肩膀不好,便去帮她端菜。赵剑刚看在眼里,语气不怎么好地训两个小的,“成天只知道玩**,怎么不知道跟哥哥学学。”

赵咸心里一声叹,丝毫不觉得高兴。

果然饭吃了没几口朱佳就开始作妖了,“小咸啊,现在有女朋友吗?”

赵咸笑笑,“没有。”

“你不用害羞,也不小了,大学也……上过了,交女朋友很正常啊,”朱佳给他本来就没动过的汤碗又添了半勺汤,添得眼看要溢出来,“有的话就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这话说得其实很恶心,他在这客厅里跟赵剑刚出柜的时候,她就在家里卧室,听到了多少彼此心知肚明。

赵咸放下筷子,“我还真没有,您非要见的话,听说有个什么电击疗法,我改天去试试。”

“小咸,你……”

“还是朱姨有推荐的治疗方案?”赵咸勾勾嘴角,“我都忘了,您正好在医院工作。”

且不说朱佳是在妇幼保健院上班,“治疗方案”本来就是无稽之谈。

朱佳红着眼睛看看赵剑刚,见他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咬咬牙道,“你怎么当着一家人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弟弟妹妹……”

“天生的,我还能教坏?”赵咸站起来,“我吃好了,先走了,新的一年祝你们一家人都健康平安,心想事成。”

没有人留他,也没有人再说话,他就在一片寂静中匆匆出了门,下楼才发现腿是软的,手也在抖。

装一个底气十足的劣质人,总是很耗费勇气。

而且他只拿了门口的书包,衣架上的外套没想起来拿,这会儿在冷风中像个傻逼一样瑟瑟发抖。

他躲在楼道里抽了一根烟,想着或许会有人送外套下来,但是没有,手机响了一声,也不是那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杨亦真:春晚开始啦!学长在看吗?”

杨亦真其实也没在认真看春晚,他捧着碗,一边听大人们聊天,一边留一只耳朵听手机的动静。

小兵哥的爷爷奶奶都来了,虽然都是很好的人,但他多少有点不自在。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你在家吗?”

他放下碗筷回个在。

“家里人多吗?待会能不能找个空下来一小会儿?”

杨亦真一愣,“你在哪?”

“你家楼下。”

杨亦真快速看了一圈大人们,“爱姨,我有个同学来找我,我下楼一趟可以吗?”

“什么同学,大过年的?”齐奶奶问。

“叫他上楼来,多冷啊。”爱姨说。

“不用,我……马上回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站起来拿上外套下楼了。

整个楼道都是同样的电视声,有大有小,交响成一片,出了单元门,他一眼就看见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站在电线杆下面,背后是一栋栋楼的灯光和欢笑。

杨亦真跑到他面前,“学长!你怎么来了。”

他发现赵咸竟然只穿了件毛衣,锁骨都露在外面,“你咋穿这么少?”

“啊,我不冷,”赵咸笑了一下,是真的不太感觉到冷了,“就是想来祝你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杨亦真看着他都觉得呼吸不畅,“你等着。”

他把身上羽绒服脱给赵咸,转身又跑上楼。不到两分钟,自己又穿了件衣服回来了。

赵咸已经把衣服穿好了,还好这件是比较肥大的款式,除了手腕露出一截,其他刚刚好。

杨亦真看着他觉得还是不够暖和,“你要不要跟我上楼?”

“不用了,”赵咸摇摇头,“这个给你,新年礼物。”

他递给杨亦真一个挺大的纸盒子,外面包了一层格子纸,感觉很重。

“什么啊?”杨亦真笑着问。

“回去再看。”赵咸拉好他衣领上的绒毛,“待会不守零点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杨亦真还在看礼物,没有抬头。

“不喜欢啊?”赵咸跺跺脚。

“没有,喜欢的。”杨亦真抬眸一笑,头发落下来盖住眉毛,看起来很软很好摸。

赵咸满意地点头,“嗯,那我走了。”

杨亦真拉住他,“等等,我还没送你新年礼物呢。”

赵咸闻声讶异地看过去,心道他这都是昨天心血来潮买了、今天又心血来潮带着的,小毛孩怎么可能准备礼物,指不定要搞什么事情。

“哦,那你送吧,我康康。”

杨亦真微仰起脸看眼前男生的脸,他眼睛有一点点红,可能是因为要把根本藏不住的难过不管不顾往回塞。他身上有烟味儿,杨亦真刚才就闻到了。

他轻声道,“我抱抱你,行吗?”

赵咸愣了,没等赵咸点头,这小孩就伸手搂住了他。

天寒地冻,抱着他的人香香软软,他一低头就能看见那个好看的发旋,可能是路灯光线的问题,杨亦真的发色变成了棕色,跟帽檐上的绒毛一样。

赵咸恍然间不知身处何时何地,心跳成汹涌的海潮波音。

延伸阅读

观星策峡谷(求收藏~)  http://www.bdfsg.cn/doez.shtml
只见那姑娘被三叔吓了一跳,潘子连连替三叔抱歉。“姑娘,抱歉啊,三叔,你看你,一惊一乍

天脑权限之雷峰塔下【打赏加更】  http://www.bdfsg.cn/4x3.shtml
晚上七点,杭州雷峰塔下。兄弟团的七位成员第一次登场。首先,第一个出场的邓朝迈着缓慢的

怪物监护人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bdfsg.cn/xh55.shtml
群臣哗然不是白哗的,龙颜大怒也不是白怒的——怒完了没有点儿效果,这皇上当得多憋屈多没

未央大帝之第七章(7)  http://www.bdfsg.cn/niao.shtml
正在这时,有个记者看见苏铭,他立马激动地大叫起来:“他在这里!”旁边的人听到这话立马

穿成炮灰奶爸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bdfsg.cn/dvtr.shtml
2010年11月,今天是陈凡正式毕业的日子,没有和其他大学生一样毕业后对自己人生方向

异能述预告片发布啦!  http://www.bdfsg.cn/b9yi.shtml
折腾了一天,兄妹两个人回家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宋父宋母已经做好了饭。冻了一天,车里的

星空下的血战在线阅读色迷心窍  http://www.bdfsg.cn/nftk.shtml
桌上的油灯燃尽了最后一滴油,而门外也响起了打更人的声音。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步云衡

梦往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bdfsg.cn/gt7v.shtml
沈秋回到家中后,家中并没有任何人。对此,他早习以为常。这个世界的他,虽然身在东京,但

异能抽奖聊天群杀  http://www.bdfsg.cn/d9l9.shtml
李昊无边无际的识海,虚无一片的幻影中,陡然出现一双巨大的眼睛,那眼睛中闪烁着兴奋的光

狂医废材妃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bdfsg.cn/s1um.shtml
10点半,顾良身揣胰岛素,提前一个小时下楼,看见有人在客厅沙发上大大咧咧坐着。正是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神合二为一第7章在线阅读

    邱福林从屋子里头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个茶碗。碗里搁着的是去年的粗茶,老毛叶,泡出来很宽一片,映着微弱的月光,还能看出茶水颜色有些黄里透着红。“队长,咋喝这茶哩?你们家家大业大的,还跟我们一样喝粗茶!”有人瞄了一眼邱福林的茶碗,忍不住惊叹:“你亲家母不是老寄城里的好东西来哩,还用得着你精打细算?”“亲

  • 超神学院:执掌天城第九章在线阅读

    张晓霞一直以为小宝早早的就去投胎了。如今听见孩子的魂魄一直没走,她激动地撑住茶几,一面偏头寻找,一面急声追问:“那我的小宝现在在哪儿,在我身边吗?我为什么看不见他!”赵迅昌看了眼小徒弟手里的三清铃,给使了个眼色。陈岭伸手按住张晓霞的肩膀,示意她冷静:“张姐,小宝死后心有不甘,魂体不散,一直附在自己的

  • 我还是凡人探望

    自陆安然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以来,陆安然除了在床上躺着就是在椅子上躺着,别说出府了,她连自己的院子都没出去过,事实上在她老老实实躺了半个月之后就没法再继续躺下去了,她感觉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母亲和兰华都不让她下床,出于她那无法言明的愧疚感,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这些这些为她好的人,无法反驳

  • 暗月计划之月影蒙蒙在线阅读第五章

    冯佳颖:“是啊!以前我是爱这么说的。不过毕业后,我遇见你们一班的同学,都很友好打招呼呢。只是口头上喊习惯了嘛。也不是排斥你们。真的,思琦,你别误会。”姚思琪不在意的摇摇头,端起酒杯,“我先干为敬。”喝完这杯,转而对江城说道:“江诚,吃好后,安排好下一个**项目,算我一份啊!只是明天我还得上早班,不得

  • 我的人,谁也不准动第6章在线阅读

    周院长带着姜愉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兼住处,两个人一个多月没见面,免不了要唠叨唠叨。“好像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姜愉小时候挑食,在周妈妈眼里就没胖过。“没有,我都90多斤了,胖了呢。”“90多斤也叫胖?一阵大风就刮跑了。”“我每天都认真吃饭的,不信您摸摸,我都胖出小肚腩了。”周妈妈无奈,囡囡一个人她

  • 超神学院之我是黑暗迪迦丧钟十响

    天堂的丧钟从原动天响到了月亮天。沉闷的金属声每敲一下,便会徐徐的回响许久,每响一声,便有天使注视着头顶蓝色大气上隐约可见轮廓的上一重天陆地大哭起来,天使们相互扶持着,有的沉默,有的哭泣,有的开始情绪失控咒骂着什么。十响,代表着无法承受的失去,犹如启明星的陨落,撑天支柱的崩塌,无需传递任何语言,所有天

  • (还珠+梅花) 枯木逢春在线阅读第9章

    梅效白进去的时候,兰清若正被兰香梅香还有两名仆妇抬到床上,看到梅效白,梅香噗通一声跪下,“老爷,都怪我无用,害小姐受苦了。”梅效白苦笑,据梅虎说,这些丫头仆妇个个都被兰清若说服替她全情演了这场戏,他没看出她有这样的鼓动能力。“好了,起来吧,平安就好。到底怎么回事。”他走到床边,撩开兰清若额前的头发,

  • 召唤异界在线阅读部电影

    【青竹雅苑】里住的这帮人,说实在,很难常常凑到一起,不是这个忙就是那个忙,基本在守着大本营的就是已婚的家庭妇女——顾兮和曲安绵。这一天,顾兮家里迎来了她自己都许久未见的经纪人——潘哥,自从结婚以后,顾兮接工作首先要潘哥过滤,然后让苏禹泽过目,当然,到了苏禹泽这里,基本都被打了回票。潘哥有一种自己失业

  • 重生末世之重获新生之无限幻想(二)(2)

    汪飞沉默了一阵,道:“如果幸运和命运以能量的形式存在,记得以科学的方式告诉我。幻想无限。”音音轻声回道:“无限幻想。”汪飞离开了音音的房间。音音靠在墙壁上,喃喃道:“我已经发现它们的能量线了。”·········“飞哥,”陈合笑道,“该交稿了。”陈合是汪飞的死党,从初中一直到现在。汪飞成了小说家即漫

  • 春闺玉堂未知年代

    2070年某未知保密海域,突然发出了数道幽蓝的光芒逐渐扩大;直到扩大成一个硕大的半球体,才渐渐的的失去了耀眼的光芒。这群来自2070年的7000名穿越者和一支庞大舰队就这样出现在这未知年代的海域。075E两栖攻击舰的舰长夏长海,也是此时的临时总指挥。他有些激动的看了看周围,大家似乎都没有缓过神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