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柯南之我是工藤透一在线阅读洪爷遭人暗算

作者:露露smile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汪爷的眼睛又翻了翻,冷声道:“马帮嘛!老子以前是呆过一段时间,也确实为马帮做过很多事,可自从马老大西游之后,马帮就再也不是以前的马帮了,以前咱们走的是江湖,玩的是道义,洒的是热血,拼的是肝胆!马天南继位之后,一切唯利是图,什么道义规矩,早就抛到九天云外去了,就连你们这些垃圾一般的人物,竟然也成了马帮的人,这样的马帮,老子还呆着有什么意思。”

“所以老子早就退出了马帮,现在就是小汪村的一个孤寡老人而已,既不受马帮供奉,也不为马帮出力,和马帮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你用不着用马帮来压我,也压不住我!马帮的人愿意对我翻白眼,随他们翻去,惹恼了老子,老子这双手也抠得掉眼珠子,还轮不到你伸手。”

“至于我帮林远峰,那是老子乐意,你说老子胳膊肘往外拐,胳膊肘是老子自己的,高兴怎么拐怎么拐,你管得着吗?你们滇南四兽这些年仗着有马天南撑腰,可做了不少丧心病狂的事情,别人畏惧马天南,老子可不甩那一套,你要是不识相,我也不介意捏死你们,看看马天南有没有胆子来找老子的麻烦!”

这几句话说的,那是相当霸气,简直就没将那人放在眼里,我再看老头儿的眼神中,已经满是尊崇。

只是那侏儒城府极深,被汪爷骂成了这样,却依旧沉得住气,嘿嘿笑道:“汪爷你是我们马帮的老人,曾为马帮立下无数功劳,辈分又高,马帮上下,包括天南哥在内,对你无不敬重有加,如今年岁已高,何不安隐山村,乐享晚年,难道非要和我们兄弟做对?”

“汪爷毕竟年岁大了,当年为马帮征战之时,又落下了无数的内伤外伤,这身子骨,只怕也没有年轻时那么能扛了吧?何况,汪爷可曾听说过双拳难敌四手这句话?我们兄弟如果真的和汪爷动上手,那是万万不敢托大的,少不得要兄弟四个联手齐上,到了那时,万一汪爷一个失手,一世的英名可就丢了。”

一句话话刚出口,汪爷忽然掠起,一闪就到了那侏儒的面前,随即接连四个抽嘴巴子的声音响起,随即那道人影又像一道轻烟般掠了回去,稳稳坐在椅子上,冷声道:“怎么样?老子这身子骨,还扛得住吗?”

我顿时愣住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咳嗽起来感觉都离死不远了的病老头儿,竟然会有这般快速的身法,我就眨了一下眼,根本就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打了那侏儒四个嘴巴子又坐回去了。

那侏儒被四个嘴巴子一打,一张丑陋不堪的脸上,直接暴起了红印,双目之中恶光一闪,牙齿一咬,沉声道:“汪爷,这可是你先动的手,这样等会你老万一有个闪失,也怪不得我们!”

就在他说话之时,他身边那条大白狗却猛的一抬头,一呲牙,浑身的白毛都立了起来,刚才那温顺的神情全然不见,直接化作一道白光,闪电一般扑向了汪爷。

我又是一惊,狗的速度可是远比人快的,何况这条大白狗这般健壮,又是毫无征兆的忽然袭击,汪爷坐在那里也没有防备,只怕躲不过去。

刚想到这里,那大白狗已经扑到了汪爷的面前,呼的一下立了起来,足有成年人一般高,双爪往前一扑,獠牙外露,直接咬向了汪爷的脖子。谁料这畜牲刚一呲牙,汪爷已经不动声色的抬起一脚,正中那大白狗的腹部,就听一声惨叫,那大白狗直接被一脚蹬飞,砰的一声落在了那侏儒的面前,顺地一滚,翻身而起,尾巴一夹,就躲到了那侏儒的身后,再也不敢上前了。

这时汪爷才冷然道:“不自量力!杜矮子,你再让你那狗儿子乱动,明天它就会被剁成八块出现在酒桌上!”

俗话说的好,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汪爷这一出手就扇了那侏儒四个嘴巴子,一开口就喊杜矮子,是脸也打了,短也揭了,一点情面没留,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所以那侏儒面色一沉,猛的提高了声调,嘶声喊道:“哥几个,汪爷不给面子,出来吧!”

喊声一起,木板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又一个老头出现在了门口。

这老头一出现,那侏儒的脸色就瞬间一变,沉声道:“朋友是哪条道上的人?滇南马帮在此办事,闲人走开!”

我听的一愣,这老头不是他叫来的人吗?怎么听这话,他好像完全不认识啊!

那老头抱着一抱柴火,啊啊叫了两声,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更加茫然了,随即手一松,柴火掉落一地,翻手一指自己的嘴巴,我顺门缝看去,他口中只有半根舌头,竟然是个哑巴!

那侏儒的面色却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伸舌头舔了下嘴唇,哑声道:“天聋地哑!竟然是宋爷,小的马帮杜白狗,见过宋爷!”

汪爷这时才冷笑道:“现在知道怕了?白发马如龙虽然死了,可我汪天龙还在,宋潜龙也还在,马帮三条龙,还有两条活着,我们虽然不问世事了,可还轮不到你们这些狗牛蛇犼之辈横行,回去告诉马天南,让他安生点,我们看在马老大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别以为他就真的可以横行天下了。”

这句话一出口,门口那老人脸上的迷茫之色就忽然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狠,一转身走了出去,眨眼间又转了回来,一只手里抓着三个人的裤脚,就这么倒拖着拖了进来,随手一抛,三个人就像稻草扎的一样,直接抛的飞了起来,砰砰连响,全都摔在那侏儒的面前,又啊啊两声,才走到汪爷的身边,往汪爷身边一站,动也不动。

那侏儒的嘴唇颤了几颤,看了一眼那个哑巴,却没有说出话来,看他的样子,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可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却没来由的一紧,好像天大的危机就要发生了,不由的看了一眼张大傻子。

张大傻子则一脸的轻松,见我看他,将头一低,在我耳边轻声说道:“马如龙就是马天南的父亲,马帮的老帮主,十年前已经死了,汪天龙、宋潜龙,当时合称马帮三条龙,其中马大爷为人最仗义,汪爷手段最强,也最念情分,宋爷却因为天生耳聋,青年时与人争勇斗狠,又被割了舌头,性情大变,最是狠辣,只要一出手,最轻的也会折断人家的手脚,凶名远播。”

“所以杜白狗不怎么惧怕汪爷,因为他知道汪爷就算动手,也会给他们留一丝余地,比如刚才一脚踢飞大白狗就是如此,以汪爷的脚力,一脚踢死那大白狗完全不是问题,可毕竟他们是马帮的人,所以汪爷就留了许多力道。但宋潜龙出现了,那就不一样了,搞不好命都得留下。”

我刚听到这里,外面的汪爷陡然一拍椅子扶手,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厉声道:“还不滚!等着老三折断你们的手脚吗?”

那侏儒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看了一眼躺在面前的三个人,又看了一眼那哑巴老头,最后目光定在汪爷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极为奇怪的表情来,缓缓叹了口气道:“汪爷,你是铁了心要帮林远峰了?”

这句话一问出口,我心中更觉奇怪,现在这个场面,看上去已经完全在汪爷的控制之中了,他哪来的底气这么问?难道就不怕惹恼了汪爷,也落个手断足折的下场?一念至此,我立即看了看外面躺在那侏儒身边的三个人,一个体型魁梧高大,满面横肉,生就一副凶悍的模样,一个干枯瘦小,面如猕猴,露在外面的手腕上,满是细密的红毛,最后一个却是个四十来岁的半老徐娘,保养的极好,皮肤白嫩,面容姣好,身材也是玲珑有致,只是躺在那里,略显狼狈。

三人虽然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可脸上却也没有痛苦的表情,手脚更是完好无损,一看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道:“张伯,你说这个哑巴出手最是狠辣,一出手最轻的也是折断人家的手脚,可为什么躺在地上的那三个人,手脚都是好好的呢?”我这么一问,张大傻子就面色一变,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外面已经响起了一声惨叫。

惨叫声一起,我的心就立即沉了下去,我听的出来,惨叫声正是发自汪爷之口,随即就听到汪爷嘶声喊道:“老三,你......”

那哑巴并没有回话,一个女人的娇媚声音却已经响了起来:“汪爷,你还不明白吗?宋爷随你退隐与此十年,就是为了这一天,从十年前你要离开马帮的那一刻开始,天南哥就已经料到你必定有会和我们反目相向,只是委屈了宋爷,在这破地方一呆就是十年,可也没办法,别的人,也无法取得你的信任。”

“可惜啊!到了今天,你还是不能体会天南哥的苦心,在林远峰这般重大的事情上,仍旧与天南哥做对,虽然天南哥仁厚仗义,念你是马帮元老,不愿意持刀以向,可我们却不会让你坏了天南哥的大事,只好冒犯你老了!”

“不过你老放心,你死之后,我们不会将你背叛马帮的事情抖出去的,你不要颜面,我们马帮还要呢!我们只会对外宣扬,你为了帮马帮对付林远峰,被林远峰所杀,以你这么多年和林远峰明争暗斗的经历,以林远峰的本事,大家一定会相信的,这样可以给你留个好名声,马帮后代子弟还是一样敬仰你。”

汪爷的声音怒吼了起来:“你们好卑鄙,杀了老子还要老子背上背信弃义之名,当真是心如蛇蝎!”话声刚落,陡起风雷之声,轰的一声巨响,又是一声惨叫声起,可这一次,我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因为这次的惨叫声,却是那个哑巴的声音。

当下我急忙凑到门缝前,放眼看去,只见那哑巴已经躺在了地上,嘴角边血迹殷殷,显然受伤不轻,正一手捂胸,一肘支地,挣扎着爬起,那滇南四兽,虽然都已经站了起来,却个个脸色巨变,面露骇然,一齐看向站在那里如同标枪一般挺直的汪爷。

汪爷正缓缓的从后腰上抽出一块铁板来,有二十公分见方,厚如薄瓷,随手一抛,掷地有声,落地之后,看得清楚,铁板之上,赫然有五指抓印,凹陷半厘米左右,忍不住心头惊骇,这一抓之力,足可裂石碎骨。

我一见汪爷竟然没有上当,还趁机反伤了那哑巴,顿时大为愕然,万万没有想到,汪爷是早有防备。

这是汪爷才叹了一口气道:“老三,我一生无子,从天南小时,就视他如己出,可惜天南从小被我们几个宠坏了,娇纵傲横,掌权之后,更唯利是图,行事确实有颇多看不过眼之处,可就凭他是马老大的儿子,我又怎么会不尽心扶持?怎么会离开马帮?”

“你还记得吗?老大临终之前,曾单独与我一谈,说你因身怀残疾,心态暴戾,马帮因利益纠纷较多,杀伐不断,你置身其中,只会增加恶业,他若一死,你更无人可管束,长久下去,必将成凶残嗜血之徒,所以老大临死之前,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杀了你,以绝后患!二是让我带你归隐山林,企图让你修身养性,以减少杀伐恶业,好能有个好结果。”

说到这里,汪爷忽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才继续说道:“可惜啊!我带你归隐十年,你表面上凶性渐收,可偶尔从后面看我时,却目露杀意,你我兄弟数十年,你什么心性我哪能不了解,不得不防备与你。”

“一直以来,我都祈祷上苍,不要让这种情况发生,你、我、老大三人,多少次并肩作战,多少次生死攸关,替对方挡的刀,为对方受的伤,数都数不清,我又何尝愿意与你刀兵相见。”

“可今天你一出现,我的心就凉了,因为我知道你必定参与其中了,替林远峰守护孩子的事情,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知之不过三五人而已,你却能及时出现,我不得不怀疑啊!然后你拖了青牛、亮鳞和红犼进来,三人虽然不动,可身上却没有伤痕,以你的心性,可能吗?就算他们是马帮的人,也应该断手断脚才对。更何况,你一站到我身旁时,那股杀气狂涌,处处都显示着你杀心大起,当时我就知道,我们这辈子,兄弟算是做到头了。”

“不过我仍旧心存一丝侥幸,心想只要你能念在我们这数十年的兄弟情分上,哪怕出手之时留点分寸,不下死手,我都留你一命,万万没有想到,你一出手就是死着,要不是这铁板替我挡了一下,如今的我,只怕只有死路一条了。”一句话说到这里,汪爷的双目之中,已经泪光隐显。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姜还是老的辣,我之前还瞎担心一通,敢情一切都在汪爷的掌控之中,那哑巴想算计汪爷,反倒让汪爷算计了,看样子,这个江湖上,也并不是武力决定一切的,脑子比武力更重要。

汪爷说到这里,那哑巴忽然嘶声啊啊了两声,猛的一挺身站了起来,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汪爷咚咚咚接连磕了三个头,抬起头来,双目含泪,又啊啊两声,单手对着胸口连拍几下,又举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随即猛的一头,撞在了墙壁上,就听砰的一声响,顿时鲜血四溅,哑巴软到在地,手脚抽搐了几下,一命呜呼。

也许,是刚才汪爷的一番话,使他悔悟了,背叛了几十年的兄弟情分,他也无颜再活下去,只有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之前出手狠辣,仇家众多,如今被汪爷给废了,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怕他活着会比死了更惨,还不如一死百了,起码还不用受什么折磨。

汪爷双目之中,有泪缓缓滴落,喃喃道:“老三,你放心去吧!见到老大,跟老大说一声,在黄泉路上等等我,咱们兄弟三个,下辈子还做兄弟!”

一句话还未落音,那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像个大马猴子似的家伙,忽然开口道:“看样子,今天不动手是不行了!不然这死了一个,还啥好处都没捞到,天南哥那里可交代不过去,”

延伸阅读

鑫至尊牛排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o8i.shtml
红谷滩新区鑫至尊牛排馆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历经十几年餐饮工作经验的团队,专业从事

美嘉臣化妆品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p5a0.shtml
美嘉臣化妆品保湿补水收缩毛孔提拉紧致控油抗敏感去角质祛斑去黑头卸妆美白抗皱粉刺/抗痘

天卓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dj9t.shtml
天卓渔具出众的生产设备,的技术人才,坚持‘以德经商以人取信以质量求生存’为宗旨。健全

金秒奇婴儿游泳馆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nhq.shtml
金秒奇婴儿游泳馆产品为本,服务是根,求真务实,开拓进取。成为婴幼儿游泳行业领军品牌。

为治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g7jp.shtml
惠州为治为国外品牌titika属下公司。主要产品室内运动和休闲服装,在国外销售。公司

楷博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p55l.shtml
暂无

雅格布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xoii.shtml
雅格布男装总部经销批发的情侣装、羽绒服、T恤、裤子、各类男女服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自信珠宝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b0ep.shtml
自信珠宝加盟详情金世纪(香港)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于2008年,位于香港,现于美丽的海滨

绰美珠宝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gxgj.shtml
Chaumet—法国LVMH集团旗下品牌。Chaumet跨越了两个世纪依然展现无与伦

林大加盟  http://www.maison-saint-lanne.com/aq0i.shtml
林大竹炭净化用品技术力量雄厚,建有一个活性炭研究所、三大活性炭研发中试中心和8个活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反派的小白兔师尊艰难的选择(加更)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神行术!”伴随着弄瞎了鹰眼的一只眼睛,系统的奖励如期而至。紧接着,秦天就感觉自己的脑海之中多了神行术的法门,他朝前跑了一段距离,身影瞬间到了街头,再一闪身,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不错,有了神行术,估计除了超人,快银几个人,没人能追的上我了!”对这个能力,秦天还是很满意的。

  • 谁的陌上花开第八章

    51.啊?我扭过头去,发现天穹之弓真的出现了,它拿起米斯达没吃的三球甜筒,转身往我身后一个眼巴巴盯着甜品店展示橱窗的小男孩走去。“卧槽!”我马上扑过去抓住天穹之弓的手,趁还没什么人注意到有个甜筒飘在半空之前火速抢过甜筒,回头对米斯达说了句“等下赔你一个”,拿着甜筒走到小男孩面前。“那个……这个甜筒我

  • 天道外挂之纵横无敌第一章 伊恋

    “夏伊,这张贺卡和信封里的幸运石是我给你的离别礼物。马上我就要离开首都老北平了,在走之前我一直有一句话想对你说。碍于时间,我在贺卡上写下来了……”这段写完,顾清宇在信的落款上方潇洒的批上了一句英文:Iloveyou.显然,这句龙飞凤舞的美工体证明了他苦练一周的时间没有白费。他封上贺卡将其和幸运石一起

  • 快穿之路过在线阅读第五章 史前恐龙

    五、史前恐龙由于很多动物都有冬眠的习惯,所在冬天捕猎要比平时困难得多,秋天的动物最是肥美,正是打猎的好季节,村里也要圈养贮备动物过冬,凌天想到自己对宣家村还没有丝毫贡献,于是提议出去找点猎物。但宣卫却不同意,说外面有一头巨大的吃人龙守在洞口,族人根本不是对手,现在只能和吃人龙拼耐心,等吃人龙离开后再

  • 燕归来在线阅读第八节

    江澜伸手就要去给对方医治,却见少主还是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唉……既然你还是不放心小爷,那也只好这样了!”江澜叹了后气,随后从腰间抽出了少主的软剑,少主见此有些惊慌。“你要干嘛?你……嗯?你这是……”少主见对方拔剑的举动,以为这黑衣人要取自己的性命,没想到对方竟然把剑递给了自己,她有些迟疑地接过了软剑

  • 封魔之途第一章在线阅读

    九月中旬的阳光原本该是不错,毕竟秋老虎什么的不是说着玩儿的。然而天气预报显示的明天的阴雨天气明显影响到了今天,不过下午四点,就已经不见日头。阳台上滴滴答答的水声没有间断,湿哒哒的风阴冷地穿过老旧的栅栏,蜘蛛网上缠住的蚊虫尸体摇晃几下没有掉下来。莫筝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醒来的,看着这般阴冷吓人的环境,全身

  • 袖手临渊在线阅读第四章

    仙缘主城,一家小酒馆,霸刀城长老刀刃独自一人坐在一间包房中。仙缘以古代仙侠为背景,系统酒馆也是古色古香,刀刃在**中的形象是一个白衣胜雪的翩翩佳公子,他随意半卧在小榻上,惬意抿着手中美酒,恍如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突然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女狼狈地掀开帘子三步并两步冲了进来,与他四目相对,颔

  • 储君的娴妃在线阅读凯旋

    宸安宫颇为偏远,琛华与蒄瑶驾了云头费了刻把钟才到。宫殿本不大,也没有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仅白玉铺砌的地面还闪着略显温润的光泽,顶梁和脊柱上镶着几颗夜明珠,放着半昏半明的光。几处纱帘随风而起,更显空寂落寞,暮凉如水。从宫门一路往里,种着璟华最爱的冷梅,出征三月无人照管,即便是他临行前施了法术润养着,也

  • 制霸编剧界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1章被两颗核弹炸死的男人“轰!”“轰轰!”“轰轰轰......”欧洲一处隐蔽的军事基地中,防卫森严的基地中心此刻却是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俨然一副受到剧烈攻击的模样。“呜呜呜......”凄厉的警报声在基地各处响起,一瞬间将整个基地的人全部惊醒!“不好,有敌人进攻,赶快抓住他们!......”基地的

  • 庶妃惊华:一品毒医第十章

    闵玧琪丝毫不知道一门之隔的同伴们已经面临如此绝望的场景了,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打开那扇他刚刚轻轻一撞就能撞开的门。与成员相聚无望,可闵玧琪也不打算把自己困死在这个房间里,他提起棒球棍,朝另一头他们之前走进来的门走去。刚走到一半,闵玧琪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因为要出道的原因,这几天他们都在忙着各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