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白切黑男主不许我自杀找工作

作者:明蚊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12年6月17日。A城。

程晓的脑子有些昏沉,做了一夜的梦,想不难受都难。

“嘟嘟嘟——”

程晓单调而沉闷的手机铃音响起,程晓刷着牙跑过来拿过手机,夹在耳边后又跑到洗手间继续刷牙:“喂?拉果(哪个)?”

“喂,程仔儿,想我没?”

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了一丝调侃,程晓眉毛微跳了一下,镇定的吐掉口里的泡沫道:“大巴啊,哈麼司(什麼事)?”

眼见调戏不成,对方似乎闷笑了一声:“是这样啊,程仔儿,我昨天帮你问了一份工作,待遇很好,就是呢……”

程晓立刻吐掉嘴里的牙膏沫儿,然后呼呼的漱了漱口,扒过一旁的毛巾一擦,拿着手机就跑到外面的桌子旁:“什么工作?”

“啊,待遇很高,就是工作有点累,夜里上班,白天休息……”

程晓纳闷:“你今天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平日里也没见你这么不痛快,夜班就夜班了,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能赚到钱,他才不在乎累不累,乡下来的孩子,哪会有那么多讲究。

大巴再次轻笑了一声:“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工作是我一个哥们儿介绍的,在殡仪馆巡夜,而且只上夜班。”

程晓愣了一下,顿了好一会儿才接话道:“殡仪馆就殡仪馆吧,有钱拿就行。”不知道怎么的,程晓蓦然记起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红脸大叔,脊背微微有些发凉。

“你答应了?”大巴有些惊讶,“其实……兄弟我也不想骗你,我那哥们儿呢,他本来是那家殡仪馆的巡夜保安,可是前几天出了点事,他是死也不愿意回去了。我想着你一直在找工作,所以就想让你试一试。要是他自己吓自己也就算了,如果是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兄弟你放心,我一定会护着你的。”

程晓干笑了一声,忽略了大巴的最后一句话:“亏你还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男子汉,恐怖片看多了吧!”话虽这么说,但程晓还是问了一句,“你说的那哥们儿,出了什么事儿?”

大巴惯有的轻笑声:“这样吧,我们见面再说,要是你觉得可以的话,我再顺便把你介绍给殡仪馆的负责人。”

“成。”程晓一听说要见面,立刻走到床边拿了一件外套,“去土渣渣菜馆吧,我请客。”不管之前的那个哥们儿是出了什么事,既然待遇不错,那他怎么样也要试一试的。

这大巴可是他们大学里有名的富二代,如果连他都觉得待遇不错,想来是真的不错了。而且就算有什么问题,他还有奶奶送的护身符呢。这个护身符一向很灵验。

挂掉电话,程晓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立刻出了门。

临出门听到隔壁屋“哼哧哼哧”的动静,程晓不由轻笑了一声:要是挣到钱,他也可以找个温柔漂亮的女朋友了吧?这隔壁的小青年也真有福气,竟然有女孩子愿意和他到这种破出租屋里过日子。程晓轻笑着摇了下头,打开沉重的铁门出去了。

土渣渣菜馆,位于通往XX大学后门的小街上。小街道路两旁菜馆茶饮店鳞次栉比,粗看之下会让人觉得拥挤缭乱,细看之下,实际上每家店都很整洁,算得上卫生环境不错的大学生消费街了。

大学的四年,宿舍里的4个人一直都是在这一家馆子里混的。起初的时候大巴不愿意来,也曾经想过带大家去他们家开的餐厅吃饭聚会什么的,但是宿舍中其他人都不好意思,于是几个人就在这个便宜又干净的小馆子吃了三四年。

程晓是大巴大学四年里唯一真心相交的朋友,没有之一。

大巴也知道程晓没太多钱,请他来这种地方已经是极限了。

在大巴看来,重点不是在哪里吃饭,而是跟谁一起吃。

上午9:30,土渣渣菜馆。

价值不菲的最新款兰博基尼跑车,一个漂亮的急刹车,乍然停在一间小小的菜馆门口。

从车上下来的男子二十三四的年纪,小麦色皮肤,五官说不上特别帅,但是很有立体感,男人味十足。身高至少一米八,不胖也不瘦,很明显的公子哥儿一个。

至于这个吸引人眼球的公子哥儿,为什么会有了大巴这样的恶俗外号……那自然全是拜程晓所赐了。

大巴原名陈于果,因为曾经和同学争执是坐大巴还是打的的问题,被一向沉默寡言的程晓说了一句:“大巴有什么不好,我看大巴比你好多了,那么多人喜欢。”就因为这一句话,大巴从此缠上了程晓,并且专门去递交了调换宿舍的申请书,成功做了程晓的同学兼室友兼死党。

大巴在太阳下眯着眼望了一会儿很久没来的小菜馆,无声的咧了下嘴。

50平米不到的土渣渣菜馆此时没什么人,只有老板和老板娘坐在店里择菜、洗菜。

大巴一进去就打了一声招呼:“老板,不知道现在来还有没有什么吃的?”

“哟,大巴,你们这不都毕业了吗?怎么还有时间来我们这小店坐坐啊?”老板娘一看到大巴就笑开了嘴,这可是一尊大财神,程晓每次来吃饭老板娘都会给打个五折,这中间的亏价,全是大巴暗中偷偷给老板的。

“哈,程仔儿要请我吃饭,我怎么着也要赏脸来一趟啊。”

“啧,瞧你说的,你俩那感情,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老板娘笑得一脸开怀,“我去准备一些你们爱吃的菜,一会儿就好。”

“那麻烦老板娘了。”大巴敲了下桌子,对于自己和程晓一大早来馆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儿。

大概有十二三分钟的时间,程晓的身影出现在菜馆门口。

大巴坐在位置上扬了下手:“程仔儿。”

程晓迈步走过来,站在桌子旁的风扇下吹了一会儿:“这才6月天,天气已经这么热了。”

大巴低笑了一声,看了程晓一会儿道:“你租的房子有空调吗?”

程晓愣了一下:“买个小风扇就行了,我不怕热。”程晓转头看着大巴,似乎在琢磨什么。

“有什么事就说吧。”大巴修长的右手五指轻叩着桌面,挑着眉笑,“等会儿吃完饭我直接带你去那里看看,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再说其他的。”

程晓扫了一眼正在内厨忙着的老板和老板娘,弯腰坐下道:“我只是在想……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按理说,大巴住在城郊的别墅里,离这里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而程晓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出租屋里,走路十几分钟就到。可是大巴却是比他先到。

“我一直就在附近啊。”大巴毫不在意的解释,“城中的豪天酒店,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程晓倒了一杯水:“我倒是忘了,那是你家的产业。”原来这小子一直没回家,程晓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你留在城里不会是为了帮我打听工作吧?”

“怎么可能?”大巴身子微微后挺了一下,“要是我给你找,能找这样的工作吗?”

程晓想了一下,确实也是。

“好吧,就当我没说过。”

两人吃过饭,大巴开车送程晓去殡仪馆。一路上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原来那兄弟是在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看到一个穿婚纱的女人站在值班室的外面,出去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发现。凌晨的时候有人来接班,巡视一番之后发现有一具年轻的女尸不见了,而且,连同那具女尸不见的还有家属送来的婚纱。

接班人立刻就问那兄弟有没有见着,那兄弟就慢慢的回想,蓦然想起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看到过一个穿婚纱的女人……

但凡在殡仪馆干活儿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胆量的。

两人觉得应该是有人不小心把尸体运错了地方什么的,找一找应该能找到。所以两人合计之后便在殡仪馆又巡视了几圈,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最后还是没发现那个尸体去了哪里。

在殡仪馆里,丢了尸体这样的事儿还是很严重的。两人搜索无果之后,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殡仪馆的负责人。

负责人一听说了这件事儿,立刻就和两人去查看情况了,只是到的时候却发现那具尸体正好好的躺在停尸间里……

负责人松了一口气,但是另外两个人立刻就不好了。

两人记得很清楚,他们之前来这里查看的时候,这里根本没有这具尸体,也没有可以藏匿尸体的地方,更何况这具尸体还穿着白色的婚纱!

而吓得最惨的要数夜晚见到这具女尸的那个兄弟了,听大巴说,好像当时就吓晕了,被送到医院之后也是死活不愿意再回殡仪馆了。

两个巡夜的保安同时辞职,只剩下一个年老的老伯。

殡仪馆正愁这年头不好招人,大巴听说了这件事,立刻一头闷的把整件事揽下来,说招人的事儿包在他身上。

程晓听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致的已经明白大巴的意思了。

“你是想带着我一起探险吧?”

“宾果!”大巴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对着程晓打了个响指,“知我者,晓晓也!”

“不准叫晓晓!”程晓转头看了大巴一眼,无语道,“真拿你没办法,主意儿都打到我头上来了。”

“反正可以挣钱玩耍两手抓嘛~”大巴毫不在意的吹了一声口哨,“更何况还有我这个帅气多金的陈大少爷陪你一起呢!”

大巴说的这家殡仪馆是6年前城郊的一处废弃工厂改建的,现在是整个A市最大的一家殡仪馆。

程晓以前在学校听说过这家殡仪馆,似乎在这里处理后事的人非富即贵,所以费用也一向收得很高昂。看来大巴还是没改掉他眼界高的习惯,找个殡仪馆的工作也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

到达殡仪馆的时候,殡仪馆的负责人已经在门外候着了。

整个殡仪馆是一个占地将近2公里的大型圆形建筑。大概有六层楼。门前先是十几层的露天阶梯,上去之后有方圆半公里的露台,旋即才是单向反光的玻璃大门。

金灿灿的六个大字在建筑上方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天堂门殡仪馆。

真是牛气的名字。程晓在心底暗暗吐槽。

“陈少爷,这次真是麻烦您了。”那负责人一看到大巴立刻就迎了上来,先是狗腿的客套了两句,立刻转向程晓,“这位是?”

“这就是我要介绍的人,我的大学同学兼好友,程晓。”

“啊,那真是欢迎欢迎。我们这里实在是太需要人手了……”本来这么大一个殡仪馆就需要很多的人手,现在一下子走了两个,这负责人确实蛮着急的,“这样吧,工资就按之前陈少爷说的,一个月一万三,白天吃饭有食堂,晚上的话可以自备宵夜。程晓同学既然是上夜班的,我可以找个食堂的师傅陪你。至于住宿方面,可以住在二楼的宿舍里,也可以自己出去住,你自己拿主意。”

虽然殡仪馆二楼是给员工准备的宿舍,但是却是没人愿意住的,到现在还空着。

大巴转头问微微有些惊讶的程晓:“程仔儿,你觉得怎么样?满意不?”

程晓抬头看了会儿天,直到眼睛被太阳刺得有些疼了才收回视线道:“我没问题。”靠,一个月一万三啊,他怎么可能有问题!现在别说是有诈尸的女尸了,就是闹鬼他也要来啊!

大巴转头对负责人道:“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反正这里面的环境我已经熟悉过了,回头我帮程晓把东西搬过来,我们随时可以上班。”

“我们……???”负责人尚有一些摸不着头脑,“您的意思是?”

大巴挑眉,似笑非笑:“就是,我也是你的员工喽~”

延伸阅读

长沙物流仓储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gt9h.shtml
暂无

日美乐家具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plxl.shtml
日美乐家具采用进口好橡胶木生产,严格按照标准进行生产、检测,从而使产品具有防水、防潮

思源创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xa03.shtml
思源创手机壳是手机保护套、皮套、移动电源、蓝牙耳机、手机电池、数据线、各种手机贴膜、

嘉凡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yez9.shtml
嘉凡机械是一家集洁净室系统工程、实验室工程、手术室工程、防静电地板工程设计、安装、维

银饰居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d404.shtml
银饰居批发商城是一家专职从事饰品设计、饰品开发、饰品生产、饰品销售为一体的大型饰品批

山塘人家酒店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t5n.shtml
山塘人家坐落于“姑苏第一名街”七里山塘。山塘水陆并行,河街相邻,一头连着“最是红尘中

振环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nk7o.shtml
振环渔具总部是渔具、旅游制品、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

mamahome妈妈家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shmy.shtml
mamahome是一个帮助妈妈实现与宝宝共同成长的乐园,也是一个就近解决妈妈从备孕到

凡帝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n1n0.shtml
凡帝酒店用品性能优越,设计,凡帝酒店用品包括酒店客房皮具系列:服务指南、纸巾盒、便签

容艳加盟  http://www.e-centriccontractor.com/ab4b.shtml
容艳化妆品成立于1999年,凭着李荣炎先生以诚信为本、服务为先、合作共赢的经营理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J不神之父母留下的礼物(7)

    晚上的时候方天龙坐在他的老位置上看着别人喝酒唱歌,最里都快淡出鸟了,只能看不能喝心甭提多难受了,但还不能不看,这是他的工作,做事情就要认真,干一行就要像一行,这是方天龙现在的想法。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快收场了,他倒是希望发生点儿什么暴力事件或者是找茬的好让他解解气,真的太郁闷了。他的希望马上就灵验了,在

  • 敦煌悠远之我想我不会爱你。

    闵玥小时候那会就比同龄的人要显得略微叛逆些。她身边总有很多朋友,俗话说臭味相投,所以她的朋友多半都是哪些不热衷于学习的孩子们。所以从上了初中以后,她就爱和朋友们一起去喝酒,泡吧。那会她只有14、15岁。因为启蒙的早,她自认为酒量还算是不错,其实吧也就仅仅只有5瓶啤酒的量,还是状态不错的话。她觉得酒会

  • 云之仙兮哄孩子的宿主爱开车

    “不错,你的性格也发生了改变,其实这具身体保存了除了灵魂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没我有变,连我这个系统也是本来就有的。”系统解释道。翼羽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爽的味道,这么说的话自己不就是一个空有意识的傀儡吗?“宿主,翼羽这个角色的人设都是你最理想的目标,你只是从以前的高阳变成了现在的翼羽罢了。未来想干什么事,

  • 姑苏慕容在线阅读忘不掉的回忆

    “谈司长。”安夏硬着头皮叫道,天杀的,他怎么进来了,他听到了多少?谈亦茗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能否加入你们的谈话?”谈亦茗的脸上挂着一丝悠然的笑意。“谈司长,探听同一级别长官隐私是触犯了WAO律法的。”苏绮双手抱胸,显然是不欢迎他的加入。“把上级的绝密情报透露给下属也触犯了WAO律法。”谈亦茗回

  • 玄幽祖神之警局里喝牛奶

    FBI正在调查一个案子,而现在某个房间里。“哇~这个可怜的孩子目前住在……”加西亚手指在键盘上飞快输入一串英文。“已经发到各位的手机上了~各位英雄们去拯救世界吧,我会继续挖掘这个孩子的秘密。”霍奇的脸上挂着严肃的表情:“摩根和瑞德一起去照片上这个孩子的家里,带回BAU这里。”转过头对有些发愣的瑞德小

  • 碧月剑在线阅读强行开始的高中生活

    我背上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大概是在两个肩胛骨的内侧,用手机配合厕所的镜子并以一种xi吮的姿势可以看到。有两个类似晦涩邪教符号的印记在那里,我摸了摸,手感并没有什么异常,相反还ting舒服的柔滑。在上海吞噬卡麦尔的时候留下的证明吗?“不对啊,我一年前不是已经彻底把那玩意儿排出去了吗,这个算什么,后遗

  • [综漫]篮球场上的水仙花第一章在线阅读

    痛!有点痛!林凡慢慢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他努力的想要先坐起来,但是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只要轻轻一动,全身上下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而且就在这时,外面还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哭声。“呜呜……师傅……师傅……”“都是徒儿的错,师傅,徒儿不应该告诉您师妹的事情的!”“师傅!您老人家一路走好啊!”“师傅!”“师

  • 魔神传之巅峰魔神在线阅读第八章

    “你说说,想听听你的意见。”邓澄坐在桌子边,微笑着看着苏糖。“那当然趁胜追击啊,反正你能赢。”苏糖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地上。她实在不想再搭理邓澄这个白眼狼了,拼死救他,竟然把自己发配到伙食房,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为什么对我那么有信心?”邓澄走道苏糖跟前。看着低头苏糖圆凸凸的发髻,觉得甚是可爱。看

  • 左左右右你们可以死了

    第八章你们可以死了“千里追寻印”顾名思义正是可以找寻东西的一种道印,将道印印入,一件物品中可以自主找寻与物品相同气息的东西。此时白玉笙怀中的小被子上多处了几个符文似的指向标,其中好几道是指向刚刚的小屋子,但是有一道确是指向与小屋子相对的北方。白玉笙看向北方,脚下一闪已从此处不见了踪影。看着熟悉的地方

  • 不务正业的面包店在线阅读第七节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两句诗是我国哪个朝代、哪位诗人的作品来着?这两句话现在完全在欧阳馨语身上得到了应证。不知“情”为何物的国立台师大历史系一年级学生欧阳馨语,将自身所有的力量聚集在了学习上,她的这种突然爆发式的学习精神得到了学校老师及同学们的大力赞扬。但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学习效果却